页面布局

显示 排序

  • 首页文章
  • 文章
  • 相册
  • 谁看过我
  • 关于我
×

戴晓华-广义建筑

做广义建筑的规划设计+策划投资+传媒推广……

一位内地去香港大学读书的女生写的文字

社会万象

2019-10-09浏览(212)


 

我来自中国内地,在北京长大。高考没发挥好,没能去成梦校,现在在香港大学就读。

 

首先,我不是洗白,我想说:抛开学生,就学校本身而言,港大不是一所烂学校。学校的硬件设施很优越,绝大多数教授态度平和,学术水平拿得出手:这一点从港大的学术排名上也能窥得一二。只是教授们一腔热情讲课,热心安排答疑,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学生呢?我大一有好几门课在大阶梯教室上,比如微观经济学:我最喜欢的,极幽默的老教授(现在是港大署理副校长)在台上勤勤恳恳讲课,从中排开始,入耳的全是local(香港本地学生)大声的聊天声。每节课都是如此,其他门课也多是如此。后来,为了听清教授的声音,我每节课都坐在前两排,才能逃过那些肆无忌惮的交谈。当然,我认识一些友好的,认真的local朋友,我们三观相投,相处愉快;但是有一部分对教授、对同学、对知识毫无尊重的local学生,在内地我所了解的学习环境中非常罕见,他们让我震惊。每次我遇到迷人的、热心的教授,想到他们怀着丰富的对世界的理解,却在对牛弹琴,都特别难受。这时候,我只有提醒自己:港大里仍然有一部分聪明的、好学的内地生和local,国际生,他们能对知识和善意所出回应,我才能稍稍释然。

 

这个夏天我不在香港,没见过这轰轰烈烈的“运动”开始,等我八月底回来,只能看到他们的暴怒,狂热和失去理智。我刚刚和我的朋友感叹:到现在,香港已经容不下一张书桌了。开学一个月,我们每天上学,从香港大学地铁站A口进入校园,都能看到刺眼的标语。难以想象吗?我们每天上学都能看到很多针对内地生的“死全家”的诅咒。“滚回中国”,“狗”一类更是不计其数。墙上喷的标语被学校的清洁阿姨前半夜好不容易刷洗干净,后半夜又被他们喷上。他们疯狂地撕掉所有内地同学贴的海报,撕碎了踩在脚下,却发邮件给全校宣称:撕掉他们贴的仇恨言论,属“刑事犯罪”——我尊重学生会的规定,民主墙可贴不可撕,但对自己人纵容,对反对者逼迫威胁,这不就是他们反对的“双重标准”吗?今天有人在校园里发口罩,我经过没有接过,被其中一人抓住胳膊不放,追问我的立场,我一时间有点儿慌了,挣脱中小臂被扣出三道血杠。怎么,他们拥护的观点“自由”,这里不适用吗?令我感到最滑稽的是,他们宣称与港铁政见不合,采取的行动却是不付钱。搭地铁仍然照搭,到了刷卡闸口——他们跳闸。想要建立法制社会的人,却要自觉偷盗吗?冠冕堂皇的借口下,藏着一群流氓吗?

 

难以想象吗?我们在有些特殊时刻,连去图书馆都成为一件危险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能在图书馆过一个安稳平和的周末,已经足够幸福。我住在坚尼地城,离学校步行有十分钟的距离。这一个月来,我不断收到来自父母,来自朋友,高中老师的关心。“明天千万不要出门”,“注意安全”诸如此类,隔几天就要来一轮。常去的咖啡店因为政见不合被砸;图书馆提前关门;安静的自修区能听到楼下中山广场的咆哮声;那一段十分钟的路程,中间可能因为你说了一句普通话,就有被针对的可能。我的好朋友,甚至在地铁上不敢让别人看到微信的聊天界面,因为怕被识破内地身份会有危险。十一那天,我们躲在家里看阅兵,心里快乐骄傲,下午却像活在魔幻世界。我不敢去学校,在家楼下的咖啡馆里刚学了一个小时,店员就告诉我,他们来了,要锁门了,赶快回家,注意安全。新闻里的地铁站被放火,商店玻璃被敲碎,我作为一个外来者,看到都触目惊心,那些宣称爱港的人,他们对爱的表达方式是破坏?狂热之后,这些罪恶,用一生来偿还足够吗?

……

 

那些在教室里肆无忌惮聊天的人,现在变成了在街上打砸抢烧的人。他们假装的伟大感动着自己,他们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,仍然烦恼着别人。寻找自由的第一步是尊重别人的自由,强问别人良知何在的同时,摸摸自己的心,是不是已经丢掉了?

我非常后悔没有留在内地读书,但是自己的选择我无权抱怨。我只希望,香港终于能容得下一张书桌,留下片刻的安静,让我们还能拥有自己的生活。

 

我恳求。

 

一个香港大学内地学生

 


打    赏 Reward

施肥 浇水 虫子 斧子

该文章共收到

0 浇水

0 施肥

0 虫子

0 斧头

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

换一批

最新评论 New comments

0条评论

打赏

×

9600筑讯币

赠送数量

小计: 19200筑讯币

×

赠送成功!

赠送记录可在消息中心查看

已扣除 筑讯币

投注成功

竞猜结果请关注倒计时

确定

请选择举报原因

  • 违反国家法律规定

  • 垃圾文章

  • 广告

  • 其他原因 :

    0/140